免费【分享】顶级高手的交易之道,不学你就输了!

手机端

期货高手知识:镍价暴涨背后的神秘青山系(位居民营钢企第一 曾跨界原中法人寿) 百度优选

百度头条财经领域知名作者

内容摘要:中国不锈钢巨头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山控股”)正遭遇自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温馨提示】您正在阅读的是关于【黄金交易高手】的内容,本文由交易牛人网知名财经作者整理编写。

本文《期货高手知识:镍价暴涨背后的神秘青山系(位居民营钢企第一 曾跨界原中法人寿)》有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分钟

中国不锈钢巨头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山控股”)正遭遇自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期货高手知识:镍价暴涨背后的神秘青山系

危机源自近期国际镍期货行情的“多头逼空”交易。截至3月8日发稿,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主力合约已破10万美元大关,连破6万、7万、8万、9万、10万美元关口,两个交易日累计大涨248%,并刷新纪录新高。

LME的数据并不公布客户名称,但市场盛传瑞士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LSE:GLEN)和青山控股即为多空双方。这其中,嘉能可数月来持续增持镍期货合约,成为巨大的多头方;而青山控股,因持有一定量的空头仓位,面临极为凶险的爆仓局面

总部位于浙江温州的青山控股极其低调,其不锈钢产能总计900万吨,主要布局在福建、浙江和广东,另外还有三分之一的产能位于印尼。公司在印尼建有青山工业园区,并拥有当地丰富的镍资源。

据中信建投统计,2020年青山集团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 青山控股温州总部 财联社记者汪斌/摄 由于青山集团生产的高冰镍,不是LME镍交割品种,这意味着若青山控股是空头头寸持有者,其选择交割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高冰镍是用于生产电解镍的原料,且只有高冰镍价格低于电解镍价格,该转化路径才有经济性。

3月8日多位镍行业研究员告诉财联社记者,“由于今年的降息加上高冰镍投产,前期青山控股看空镍价其实是比较正确的,但是俄乌战争局势骤变,成为当前大宗市场的共同导火索,市场担忧俄罗斯镍出口受限,从而影响全球镍供应,从而导致LME镍交割品数量下滑,这是促使镍价近期强势的原发性因素。” 

期货价格暴涨,空头头寸急需追加保证金,进入交割月时可选择交割,或将合约展期,后者需要大量现金流投入,多位期货业资深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若所需补充资金过多,无力追加,则会被交易所强制平仓,承担巨额亏损

若以青山20万吨空头来计算的话,如果价格维持在8万美元,青山控股要花160亿美元。

LME是要交12.5%的保证金,也就是说青山控股交了20亿美元的保证金,如果被强制平仓交不了货的话,这20亿美元就没了,那样青山的亏损是20亿美元。现在的规则是可以延期,也就是说青山控股不会被强制平仓。

但就算延期三个月的话,甚至半年,青山也生产不了20万吨镍,但这段时间的价格波动就谁也说不准了。也就是说青山,最终可能会选择被强制平仓。如果做空成本在2万美元每吨的话,一旦强制平仓可能最多得亏120亿美元。”

同日有资深行业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目前听说是3月9号交割,嘉能可提出和解条件是出让青山在印尼镍矿相当比例(60%)的股权,但该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 3月8日下午,财联社记者实地走访青山控股温州总部,两幢办公楼在阳光下煜煜生辉,园区内出入最频繁的是外卖小哥,镍市场舆论中心的青山控股,平静外表下暗潮汹涌。在登记个人信息后,青山控股工作人员要求必须有联系人接应才能放行,并拒绝记者进公司进一步探访。

值得注意的是,青山控股的大股东为上海鼎信投资集团(下称“上海鼎信”),温州籍商人项光达持有前者71.5%的股份。 青山控股在印尼的镍矿投资即通过上海鼎信。2009年,上海鼎信与印尼本土八星集团合资成立印尼苏拉威西矿业投资有限公司,青山集团持有该合资企业50.35%股权。

3月8日下午,财联社记者走访了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海路的上海鼎信投资集团,但在记者表明来意后,被公司工作人员以需有联系人对接为由拒绝入内。

对于近期的风波仅表示“不清楚”、“不了解”。 上海鼎信公司大门紧闭 财联社记者邱豪 摄 8日下午,青山控股相关人士回应财联社称, “公司今天持续在开会,正在整理相关资料和内容,届时将会统一作公开回应,今天能不能回应,目前还不确定。

截至发稿,财联社记者尚未能获得青山控股的正面回应。 青山控股温州总部 财联社记者汪斌/摄 青山控股是否会继续与多头一争高下,还是会平掉空头头寸,未有定数。

青山系的印尼生意

青山控股的实控人为温州籍商人项光达,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项光达以215亿元的资产,稳坐温州首席富豪的位置,亦被外界视为是浙江最神秘、低调的富豪之一。

青山控股目前尚未上市,游离于资本市场之外,有着家族企业的风格。一位浙商研究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除创始人项光达外,项光达弟弟项光通、以及项氏家族成员项秉雪、项炳和、项炳庆、项海燕等均分布在青山系各大板块。” 公开履历显示,项光达1988年开始创业,1992年建立浙江丰业集团,这家企业是现今青山控股的原型。

2020年,青山控股全年生产不锈钢粗钢1080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908亿元人民币。2021年,名列世界500强企业第279位。 印度尼西亚是全球镍储备量最多的国家。作为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国,印尼早已成为全球矿业巨头的必争之地,目前当地镍行业呈现出印尼本土企业、西方矿企和中资企业三分天下的局面。

印尼本土企业以国企安塔姆、民企哈利达集团(Harita)为代表,西方矿业则以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NYSE:VALE)为代表。 中资企业的代表即为青山控股,目前青山已经建成“原矿—镍铁—不锈钢”的完整产业链。2009年,青山控股首次投资印尼,开发红土镍矿,后面陆续布局印度、美国、津巴布韦等海外生产基地。

2017年,青山控股进军到新能源行业,成立了瑞浦能源,并且仅用了三年时间就跻身中国锂电池装机量前五。而据《温州日报》报道,2019年6月,青山实业董事局主席项光达在公开场合表示,截至2018年,青山莫罗瓦利工业园已完成投资80亿美元。

2021年12月9日,青山控股宣布其在印尼建设的大型电池用高冰镍项目投产。按计划,该项目将在一年内向国内矿企华友钴业(603799.SH)和正极材料生产商中伟股份(300919.SZ)分别提供高冰镍6万吨和4万吨。

该项目位于印尼青山工业园区,该工业园坐落于中苏拉威西省莫罗瓦利县,周边人口不到1万人,小镇临近深海,此前基础设施相对落后。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园区内现已建有大型码头、燃煤电厂和机场等基础设施。

 镍是一种银白色金属,因具有良好的延展性、耐高温、在空气中不易氧化等特性,被广泛用于生产不锈钢。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镍迎来新的需求增长点,即用于制造三元锂电池。由于世界上可用于制造电池的硫化镍矿储量并不大,业内在2018年开始研究将本用于生产不锈钢的红土镍矿转制成电池用镍,研制高冰镍即是其中一种技术路径。 

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增长,推高动力电池需求,上游原材料出现供需错配,包括镍和锂在内的金属价格暴涨,中资企业开始加入印尼投资大军。

2018年10月,华友钴业(603799.SH)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前往青山工业园建设电池用镍项目,洛阳钼业(603993.SH)随后在2019年参与到该项目中。进入2021年,包括宁德时代(300750.SZ)子公司广东邦普、亿纬锂能(300014.SZ)、三元前驱体生产商格林美(002340.SZ)和中伟股份均宣布在青山工业园建厂或追加投资,用于开发电池用镍,累计投资额超30亿美元。

在满足电池制造需求上,镍的供应实为结构性短缺。世界上的镍矿分为硫化镍矿和红土镍矿两类,硫化镍矿可通过冶炼生产出高冰镍,再加工成可用于制造电池的硫酸镍,即电池用镍。

但硫化镍矿的储量小,仅占全球镍资源储量的28%,且多年开采后储量下降、开采难度加大。而占全球剩余72%的红土镍矿无法直接加工成电池用镍,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印尼的镍资源也是以红土镍矿为主。 随着动力电池需求增长,电池用镍需求大增,倒逼技术发展,业内在2018年起开始研究从红土镍矿研制硫酸镍的路径。

打通技术路线,即可解决中资布局印尼的三大壁垒之一。 

安信证券曾分析称,印尼建设电池用镍项目有三大难点,分别是技术、资本开支周期、矿权审批。而与青山集团合作,可以解决周期长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前往印尼的中资企业在当地基本没有矿产权,一些企业选择与青山控股签订供应协议来解决供应问题。 而与这些电池材料商合作,契合青山控股切入新能源行业的目标。

2021年9月初,青山控股副总裁李晶表示,不锈钢业务稳定发展的同时,公司将重心转向新能源行业,并谋求建立锂电产业链。

李晶在当时表示,在锂电池行业,青山控股希望从纵向和横向进行整合。纵向整合即从产业链的两头往中间发展,一端是青山控股在印尼有镍矿;

另一端是青山控股团在2017年成立的电池制造商瑞浦能源。现在上下游两头往中间做,主要想解决青山控股的供应链问题。 

横向拓展的方式为,青山控股与中国国内领先企业进行合作发展新能源产业链。李晶举例称,“假设在印尼建锂盐厂,青山工业园区内有自备电厂和焦化厂,能以低廉的成本解决运营锂盐厂最关键的两个要素——天然气和电力;同时印尼靠近锂矿生产大国澳大利亚,可以节省运费。” 

目前,青山控股已经在印尼逐步完善其锂电产业链。2021年9月,中国锂盐生产商盛新锂能(002240.SZ )宣布在印尼青山工业园建立年产6万吨锂盐项目,总投资3.5亿美元,将成为印尼首个锂盐厂。

潜在的爆仓危机 

 “镍小众、数量少、玩家少,更容易受到单一玩家影响。”浙商期货一位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称。

2021年12月9日,青山控股宣布其在印尼的高冰镍项目投产。受新冠疫情影响,该项目投产时间比青山控股此前规划晚约两个月。此前的2021年3月,青山控股公告该项目时曾引发市场强震,曾引发市场供过于求预期,国内外镍期货市场剧烈波动,伦镍在当时两日内跌去14%。

按照计划,青山控股将继续加大在印尼镍产业的投资, 2022年至2023年镍产量预计进一步上升至85万吨和110万吨。 某种程度而言,青山控股的生产计划超过了市场预期,如果其印尼项目按计划推进,2022年印尼镍当量将能满足中国原生镍的需求,国内镍生铁企业的生存空间会更狭小。

 另一方面,市场此前曾预期,随着青山控股印尼项目镍产量的增长,镍价的上涨势头会消退,尤其是青山控股印尼高冰镍项目在2021年底投产后,市场因新能源产业兴起而引发的对镍供应短缺的担忧被缓解。 但俄乌冲突下,市场担忧俄罗斯镍出口受限,从而影响全球镍供应,从而导致LME镍交割品数量下滑,这是促使镍价近期强势的原发性因素。

 俄罗斯的诺里尔斯克镍业(Norilsk)是全球最大的镍生产商,2021年占全球镍供应量7.23%。

但从期货市场交割品——电解镍来看,诺里尔斯克镍业在全球市场所占份额更大。据天风期货统计,2021年,该公司在俄罗斯和芬兰两地共生产16.5万吨电解镍,约占全球产量15%。 进入3月1日开始,镍价从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24225美元/吨开始,每天都处于大幅飙升状态,到今天6个交易日内,突破了101365美元/吨,6个交易日飙升了3.18倍。

这意味着空头方无论选择哪种方式应对,都将面临巨额的资金压力。 目前,伦镍的持仓库存比已明显失衡,意味着逼仓局势形成。

期货交易所的库存目前处在历史低位,支撑镍价上行。数据显示,3月7日,LME镍库存仅为7.68万吨,同比下降约70%,接近两年新低。而伦镍持仓量为19.63万手,一手对应6吨,即117.78万吨镍。

青山集团生产的高冰镍,不是LME镍交割品种,这意味着若青山集团确实是空头头寸持有者,其选择交割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高冰镍是用于生产电解镍的原料,且只有高冰镍价格低于电解镍价格,该转化路径才有经济性。 前述行业资深人士分析称,“期货价格暴涨,空头头寸急需追加保证金,进入交割月时可选择交割,或将合约展期,后者需要大量现金流投入。

若所需补充资金过多,无力追加,则会被交易所强制平仓,承担巨额亏损。如果以青山20万吨空头来计算的话,如果价格维持在8万美元,青山控股要花160亿美元。而青山的做空成本在2万美元每吨,平仓的话可能得亏120亿美元。”

以上就是有关期货高手知识:镍价暴涨背后的神秘青山系(位居民营钢企第一 曾跨界原中法人寿) 内容的解读,您有任何关于期货基础知识方面的问题,都可咨询24小时在线人工客服。

版权声明:本文由 巧姐说财经 原创,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期货高手知识:镍价暴涨背后的神秘青山系(位居民营钢企第一 曾跨界原中法人寿)》》:http://www.jygaos.cn/zs/550.html 请保留本文链接。

分享至:

相关阅读

期货高手排行榜

期货高手 等你来撩
叶庆均 交易技术
傅海棠 传奇经历
林广茂 交易原理
葛卫东 期货经历
刘强 期货大作手
刘福厚 投资方法
李永强 期货笔记

合作伙伴